最远的是最美的中学生校园广播稿

时间:2019-02-16???阅读:???来源:文书吧???栏目:广播稿

  记得小时侯,我常常遥望蓝蓝的天空,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走到它的尽头,想知道那里都隐藏了什么?

  记得小时侯,我常常望着永远圆圆的太阳,总想知道它是用什么做成的,为什么它总是那般光亮?

  记得小时侯,我常常仰望朦胧的月亮,我百般遐想:为什么它总是发出温柔的乳光?

  记得小时侯,我常常向往那缀满夜空闪烁的星星,我总想知道白天它们都躲到哪里去了?

  记得小时侯,我常常看着从头顶飞过、人字排开的大雁,我总想搞个明白:为什么它们每年都要搬一次家?

  记得小时侯,我常常神往那千姿百态的云朵,我总想知道它们都从哪里飞来,又将飞向何方?

  记得小时侯,我常常眺望着碧绿碧绿的大海,什么时候我能化作一条小船,划到海的那边,想知道那里是不是就是我想到的天边?

  我总想到最远最远的地方去,它吸引着我好奇的目光,它张开了我奇异的梦想,因为在我的心里总有一位美丽的少女在动人地歌唱,她总在重复着一曲优美的诗句:最远的 是最美的,最远的 是最美的,最远的是最美的,黄昏的村庄,天边的云彩流进,横淌的河流,夕阳的色彩,印上破败的猪栏和农舍,女人在石礅上洗着菜篮,洗去一天的劳苦和疲惫,男人还在褐色的土地里,劳作来年的幸福和粮食,村庄的天空有鸽子飞过,黄昏只剩下,朴实的孩子,流浪的狗群,一起回家,白墙上的黑手印儿,马路上跑来小秋秋,边走边跳边拍球,球儿碰着果皮箱,咕噜噜——滚进污水沟。

  秋秋好不容易把球捡起,污水却沾满了双手,他望着白墙想了个办法,“啪!啪!”两巴掌,手印儿壁上留。

  说来也真奇怪,这手印儿老爱缠住小秋秋,不知要找他做朋友,还是和他做对头?秋秋上学打这儿经过,手印儿向他招招手:“喂!快来呀,我的好朋友……”

  秋秋回家排队走,步子迈得雄赳赳,手印儿朝他摇摇手:“哼!别装蒜,羞!羞!羞!” 秋秋打定主意,绕开手印儿,马路那边走。

  哪知,手印儿远远朝他指——“是你,是你!别溜,别溜!”

  秋秋挺起脖子偏着头,可还是免不了转头瞅一瞅,呀!手印儿像举手告老师:“瞧!是秋秋让我在这儿出丑!”

  夜晚,秋秋睡在床上,拳打脚踢,又喊又吼,妈妈把他摇醒,他说:“黑手印儿抢我的球……”

  是呀,好孩子干了不光彩的事,心上总像压着块大石头。秋秋决心用自己的行动,把这块心上的石头搬走。

  这天,大家看见墙下有个孩子,踮起脚,昂着头。用小刀轻轻把那黑印儿抠,一脸盆石灰水放在身后。过路的一位阿姨说:“看!多么可爱的小朋友。”

  这时,秋秋的脸红了,你说他是高兴,还是害羞?织梦,冥冥的天空中,我在找你凄凄的笑容,它幽幽地飘荡在草丛 诉说你金色的梦,这个梦是你唯一的珍重,可惜它消逝得太匆匆,惟独剩余你忧伤的面容,在那里将希望聚拢,别再把眼睛哭红,别再把愿望看得这般朦胧,学学那折断翅膀却坚强要飞的小虫,完成你今生美丽的梦,惜缘,看那天空中弥漫的苍黄,冷冷的风带来离别的凄凉,再没有比离开你更感觉惆怅,让悲伤的思绪就这么地飘荡,相聚的日子总令人神往,总叫人为之幻想,可是分别的时光却那样悲伤,孤独的你我怎舍得将友谊埋葬,尽管离别迷惘而茫茫,我们却该尽心去闯,更别忘记,将这段岁月好好珍藏。